创业是一条?#32856;?#27785;舟与?#32422;航?#37327;的不归路,荣光与艰辛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。

在企业成长生态链里,相对弱势的初创期团队招人不易,找到对公司文化高度认可、匹配的人才更是可遇不可求。初创型团队陷入了“招人、流失、再招人”的恶性循环。

这种恶性循?#20998;?#25509;导致的结果是:打市场时乏力、找投资时力不从心。“连做梦都是在面试。”市场不相信创业者的眼泪。团队内部,老板的眼泪更是被蒙上不可理解的滑稽色?#30465;?/p>

他们的孤独,无可诉说。

招人困境

从望京南地铁站步行约20分钟后到达宏源大厦,这是一个聚集了大量公司的商业成熟区,上下班高峰时,往来的电梯通常要等上几分钟才能勉?#32771;方?#21435;。

今年4月份,为了能给员工提供较好的办公环?#24120;?#22312;投资方的支持?#25314;?#21016;伟(化名)在宏源大厦租下400多平的办公室,正式开启他的新项目,核心成员都是与他共事多年彼此知根知底的朋?#36873;?/p>

经过半年多的发展,他的团队由原来的4人核心成员扩充到现在的18人,为满足业务需求,过去两个?#25314;?#36164;方联合公司花去接近3万元在各种渠道投放招聘广告。

但效果并不明显。投出去的3万元在接近3个月的时间里,仅仅招到了3位员工,相较于他三顾茅庐凭借自身?#25918;?#32972;书挖来的11位匹配度较高的人才而言,这个投出显得相当不划算。

尽管不划算,但招聘还在?#20013;?#20013;。

10月24日,李伟推掉了下午重要应酬,在办公室里等参?#29992;?#35797;的人,?#25165;臜R打印好10份性格测?#21592;恚?#24182;且提前跟HR、总监沟通好:性格测试作为依据,总监面完了,就直接推到我这里来。

距离约定面试时间不到十分钟,HR的手机陆陆续续地响起来,毫无意外地都是下午原本要来面试的人临时告知不能来面试的电话。理由都概莫能外的是?#21644;?#26102;在准备多家面试,最后去了实力更强的公司。

原本准备好的测?#21592;?#26368;终只发出去两张。“做完测试题,面试者直接到我这里来。”李伟临时的决定让HR颇为?#38480;巍?/p>

这并不是李伟第一次被放鸽子,但却是他第一次改变面试规则。“直接和创始人聊天,会不会对求职者更有吸引力?#20426;薄?#20026;什么在线面试转化率这么低?我们办公环境差么?#20426;?/p>

面试结束后,这些近乎?#20826;?#24615;的问题让一旁的HR只能默不作声。“这些人不来面试,招呼都不打?都不会做人么?#20426;?#28857;了一根烟后,李?#21543;?#28145;地吸了一口,一个问题又接着一个问题的砸向HR。

这次不愉快地面试经历,让李伟做了一个重要决定:撤掉目前所有渠道上的招聘广告,把主要精力放在“挖人”上。

最近,他一直在挖一个多年好友到公司做COO,这个朋友从创业公司出来后去了BAT中的一家,尽管李伟诚意满满,但目前得到的结果还是委婉拒绝。“用诚意去感化,不管成或不成,我只能釜底抽薪。”

过去通过招聘广告招来的3个人,李伟来并不满意,尽管是初创型公司,但他?#24266;?#24314;立起了淘汰机制。“一般初创?#22303;?#32593;公司都是九九六,朝九晚九,一周工作六天,要求人的抗压能力特别强,同时还得是多面手。”

但能够有这样抗压能力又是多面手的人才,在经历过创业浪潮后又不愿意再去初创型公司。

毕业近三年的黎青(化名)在上一个公司倒闭后,便一直对初创型企业心有余悸。原来,她在徐?#19968;?#23452;山路一家做女性内衣电商平台做内容策划,为了鼓励她,老板给了她一定比例的期权。然而今年十月份,公司宣告解散,老板带着5个人转而做?#21592;?#24215;。

“现在,我选择投简历都是C轮以后的公司,这样比较有保障,再也不想去创业团队了。”

“初创型企业,老板会通过美好的愿景给员工打鸡血,但初创型企业随时可能会倒闭,再去找工作时很多大公司又看工作经验,直接在简历?#26041;?#23601;被淘汰掉了。?#24444;?#35828;,一山更望一山高,如果有选择余地,大部分人不会选择去初创型企业。

一个礼拜前,她成功地拿到一家C轮公司的offer,并且入职。

不能言说

全线撤销渠道广告,一?#25105;?#22806;的开人,却给李?#25353;?#26469;一次地震。

上个礼拜,李伟开除了2个人。“什么玩意儿,业务能力不强,还特别爱吐槽。?#34987;?#24819;?#32972;?#34987;开除的那两个人,心直口快地他?#24266;怀?#28385;气愤。

让李伟下定决心开除的是一次不配合。因没?#24515;?#29305;,她三番五次地说服公司一个93年的姑娘去当模特,拍样片。“我是来做设计的,长的漂亮就要我拍样片??#32972;?#38754;试的时候可没这么要求。”

双方僵持不?#25314;?#20960;经思考,最后李伟选择开除她。而另外一个被开除的人则是让李伟毫无?#28120;ァ!?#22240;为行政和前台尚未区分,作为公司的前台,她三番五次吐槽?#32422;?#24037;作累。”

他的“任性?#26412;?#23450;,引来了资方的不满。

凭借良好的圈内口碑,和对项目赛道的判断,投资方在李?#25353;?#19994;初期,就给予了他近500万的种子轮支持,这部分投资主要是用来搭建团队和铺设市场之用。

“怎么突?#35805;?#24191;告渠?#24266;?#32447;撤除了?#20426;薄?#22312;团队不稳定情况?#25314;?#36152;然辞人,这样做是有风险的。”“做事情都有一个过程,怎么这么沉不住气?#20426;备?#22238;到家就接到投资人的电话,这通10多分钟的电话,投资人的连续追问李伟他忐忑不安。

?#25353;?#19994;团队本来就是哪里需要?#40723;?#37324;,开除一个没有这种?#29616;?#19981;配和工作的人有错么?#20426;?#25346;完电话后,他第一次怀疑了?#32422;?#30340;决定,在微信上询问一个朋?#36873;!?#21021;创期团队稳定最为重要,除非能迅速找?#25945;?#34917;成员。”看?#33050;?#21451;回信,已经是第二天。

他无法预料,等待他的是更大的挑战。

李伟的联合创始人之一(何维)动摇了。“到现在半年多了,我每个月就领5000多元的工资,?#32422;?#36824;要贴钱进去,现在我们的市场还没做出来,投资人的钱也一直在烧,要不我兼职在团队里做吧,如果有需要我可以来帮忙。”那晚他们两个酩酊大醉,李伟不想并害怕给出他明确的回复。

联合创始人最后还是选择退出,只剩下他孤军奋战。他们协商好:为稳定团队士气,何维每周争取来一次公司,对内对外还是以联合创始人身份自?#21360;?/p>

尽管这样,但联合创始人“每周来一次公司”这个决定还是在团队间传的沸沸扬扬。

因为团队人员不够,李伟经常在公司加班到深夜,有时索性就在办工室睡觉。

晚上11点多,宏源大厦的其他办公?#19994;?#20809;基本灭掉,公司的其中一个设计走后,李伟不得不?#32422;?#34917;?#20445;?#22788;理完白天事务后,晚上伏案做设计。设计对于美术专业的李伟尽管不难,但占据了大量时间。他不做这种基础的活也已经好多年,但为了这个项目,他只能亲自出手。

在他办公桌上,除了一些文件、书籍外,还放着一盒咖啡,还有几盒尚未拆封的烟。

“每天能睡5个小时,就觉得是一种奢望。”自从创业以来,李伟的睡眠?#29616;?#19981;足,有时是为了一个好?#21335;?#27861;儿激动?#30431;?#19981;着,有时也因烦心事带来的压力而辗转难眠。

最近,他一直在看《胸怀是被委屈撑大的》这本书,尽管知道这种文章事实上并没有什?#20174;?#20859;,但他?#24266;?#20064;惯在夜深时翻开看一?#25314;航?#37027;种无法言说的孤独。

?#25353;?#19994;是一场修?#26657;?#20320;得永?#23545;?#36870;境中保持乐观,充满鸡血。”这是他很?#19981;?#30340;一句话。

拉锯战

这是一场拉锯战,身心俱备。

在不间断工作一个多月后,李伟病倒下了,被辞退的设计师岗位先后面试了几个人,依旧还没能找到合适人选。尽管现在有些员工表现差强人意,但为了业务正常运转,他只能忍痛留住。

团队的搭建确?#31561;盟?#24515;?#24120;?#20294;有时他也会用“国民偶像”雷军早期的遭遇来自我?#21442;浚?#38647;军?#32972;?#24680;不得花150%的精力去找人,曾经一周内5天,每天超过10个小时用在去说服一个跨国公司高管加入小米,最后对方还是选择放弃。

“我们后台数据,一个岗位被Touch了700次,线上投递简历150人,最后去面试的只有20人,面试结束后,该创业公司发出去一个offer,较为有趣的是,拿到offer的人直接拒绝了。”某定位于高端程序员求职网站的创始人何斌无奈自嘲:当时和这个企业签订了三个月的协助招人协议,看到这个严峻形势后,一个月后双方协议终止。

缺人这件?#25314;?#26159;所有初创型企业的痛,李伟是其中之一。

为了填补岗位空?#20445;?#22312;他手机里下载了6个招聘类APP,每一个都是会?#20445;?#27599;天在线时间累计超过3个小时。“零碎时间基本都在邀约面试,有时在梦中都是。”

随着市场被拓宽,现有团队已经无法无法满足客户需求,公司设计师设计出来的图纸能让他满意的寥寥可数。很多时候,他成了设计主力,其他员工做辅助。刚从医院出来的第二天他就开始在办公室熬夜。

“也不想试事事亲为,但创业团队就是这样,我都是被逼的。”

初创期公司,找一个合适的人,往往得花上3个月左右,但市场不可能给他们3个月的?#20174;?#26102;间。

创始人必须是团队最后的王牌,哪里有问题就得?#40723;?#37324;,而这张王牌在团队缺人的情况?#25314;?#23481;?#21672;?#38519;在琐事当中,无法抽身。随着市场的开拓、订单的增加,这种?#36924;?#24863;让李伟无暇顾及外围资源。

“出去跟朋友见面,我可能会谈下一笔业务,一次合作,但我现在每天就深陷在不停地?#23458;?#30011;画中,把时间耗在基础工作之上,但这个是我们产品的核心竞争力所在,必需有质量保证,为此我又不得不做。”

像他一样的创业者不是少数,很多有梦想的人都在前赴后继地走向创业路上。据公开资料显示,2016年以来,尽管中国创业企业数量增幅有放缓趋势,但在2016年第一季度,中国每天新成立的创业公司?#28304;?#21040;1.54家。

而与这盛况相违背的是,资本寒冬来临。融资放缓、估值跳水、裁员收缩、资本出海、VC改行……步入2016年,资本寒冬?#26376;?#19981;绝于耳,创业者融资难成为创?#24230;?#24120;态,这一经济背景让初创型企业创始人备受煎?#23613;?/p>

资本寒冬?#25314;?#26377;大量创业型公司倒?#25314;?#20154;才回流,求职市场异常火爆。

从2015年开始,致力于企业服务的创业项目得到资方的认可,而招聘产品这块尤甚。“就目前情况而言,想要打破现在招聘市场格局,很难,除非有一?#20013;錄际?#33021;改变目前的招聘场景。”

投?#20351;?#39764;方招聘的“1898创投基金”投资经理张腾告诉猎云网,初创型团队,创始人事事亲为绝对弊大于利,资方做投资尽调时肯定会考虑团队成员的构成,创始人的精力一定要放在搭建外围资源与资本对接。

同时,他不建议初创型团队创始人通过招聘网站这种渠?#24266;?#25214;核心成?#20445;?#26102;间成本、金钱成本都是不少的压力,作为创始人就得靠自身的背书,通过情怀去感化核心成?#20445;?#36825;样的团队凝聚力也高。

招人,辞人;面试,继续面试?#35805;?#22825;应酬拉资源,晚上?#23458;?#30011;画做设计;这样的节奏像是一场争执不下的拉锯战,正是这样的拉锯战让创业这场马拉?#27801;?#28385;惊险,让李?#21543;?#24515;俱疲。

不过相较于其他草根创业者来说,他是?#20197;?#30340;,毕竟在创业之初就能够得到资方的认可,但经过近半年的拉锯战后,下轮融资时资方的天平会倾向何方,他不得而知。

“这才是最让我恐惧的地方。”

来源:猎云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