創業是一條破釜沉舟與自己較量的不歸路,榮光與艱辛如人飲水,冷暖自知。

在企業成長生態鏈里,相對弱勢的初創期團隊招人不易,找到對公司文化高度認可、匹配的人才更是可遇不可求。初創型團隊陷入了“招人、流失、再招人”的惡性循環。

這種惡性循環直接導致的結果是:打市場時乏力、找投資時力不從心。“連做夢都是在面試。”市場不相信創業者的眼淚。團隊內部,老板的眼淚更是被蒙上不可理解的滑稽色彩。

他們的孤獨,無可訴說。

招人困境

從望京南地鐵站步行約20分鐘后到達宏源大廈,這是一個聚集了大量公司的商業成熟區,上下班高峰時,往來的電梯通常要等上幾分鐘才能勉強擠進去。

今年4月份,為了能給員工提供較好的辦公環境,在投資方的支持下,劉偉(化名)在宏源大廈租下400多平的辦公室,正式開啟他的新項目,核心成員都是與他共事多年彼此知根知底的朋友。

經過半年多的發展,他的團隊由原來的4人核心成員擴充到現在的18人,為滿足業務需求,過去兩個月,資方聯合公司花去接近3萬元在各種渠道投放招聘廣告。

但效果并不明顯。投出去的3萬元在接近3個月的時間里,僅僅招到了3位員工,相較于他三顧茅廬憑借自身品牌背書挖來的11位匹配度較高的人才而言,這個投出顯得相當不劃算。

盡管不劃算,但招聘還在持續中。

10月24日,李偉推掉了下午重要應酬,在辦公室里等參加面試的人,安排HR打印好10份性格測試表,并且提前跟HR、總監溝通好:性格測試作為依據,總監面完了,就直接推到我這里來。

距離約定面試時間不到十分鐘,HR的手機陸陸續續地響起來,毫無意外地都是下午原本要來面試的人臨時告知不能來面試的電話。理由都概莫能外的是:同時在準備多家面試,最后去了實力更強的公司。

原本準備好的測試表最終只發出去兩張。“做完測試題,面試者直接到我這里來。”李偉臨時的決定讓HR頗為尷尬。

這并不是李偉第一次被放鴿子,但卻是他第一次改變面試規則。“直接和創始人聊天,會不會對求職者更有吸引力?”“為什么在線面試轉化率這么低?我們辦公環境差么?”

面試結束后,這些近乎訓斥性的問題讓一旁的HR只能默不作聲。“這些人不來面試,招呼都不打?都不會做人么?”點了一根煙后,李偉深深地吸了一口,一個問題又接著一個問題的砸向HR。

這次不愉快地面試經歷,讓李偉做了一個重要決定:撤掉目前所有渠道上的招聘廣告,把主要精力放在“挖人”上。

最近,他一直在挖一個多年好友到公司做COO,這個朋友從創業公司出來后去了BAT中的一家,盡管李偉誠意滿滿,但目前得到的結果還是委婉拒絕。“用誠意去感化,不管成或不成,我只能釜底抽薪。”

過去通過招聘廣告招來的3個人,李偉來并不滿意,盡管是初創型公司,但他依然建立起了淘汰機制。“一般初創型聯網公司都是九九六,朝九晚九,一周工作六天,要求人的抗壓能力特別強,同時還得是多面手。”

但能夠有這樣抗壓能力又是多面手的人才,在經歷過創業浪潮后又不愿意再去初創型公司。

畢業近三年的黎青(化名)在上一個公司倒閉后,便一直對初創型企業心有余悸。原來,她在徐家匯宜山路一家做女性內衣電商平臺做內容策劃,為了鼓勵她,老板給了她一定比例的期權。然而今年十月份,公司宣告解散,老板帶著5個人轉而做淘寶店。

“現在,我選擇投簡歷都是C輪以后的公司,這樣比較有保障,再也不想去創業團隊了。”

“初創型企業,老板會通過美好的愿景給員工打雞血,但初創型企業隨時可能會倒閉,再去找工作時很多大公司又看工作經驗,直接在簡歷環節就被淘汰掉了。”她說,一山更望一山高,如果有選擇余地,大部分人不會選擇去初創型企業。

一個禮拜前,她成功地拿到一家C輪公司的offer,并且入職。

不能言說

全線撤銷渠道廣告,一次意外的開人,卻給李偉帶來一次地震。

上個禮拜,李偉開除了2個人。“什么玩意兒,業務能力不強,還特別愛吐槽。”回想當初被開除的那兩個人,心直口快地他依然充滿氣憤。

讓李偉下定決心開除的是一次不配合。因沒有模特,她三番五次地說服公司一個93年的姑娘去當模特,拍樣片。“我是來做設計的,長的漂亮就要我拍樣片?當初面試的時候可沒這么要求。”

雙方僵持不下,幾經思考,最后李偉選擇開除她。而另外一個被開除的人則是讓李偉毫無猶豫。“因為行政和前臺尚未區分,作為公司的前臺,她三番五次吐槽自己工作累。”

他的“任性”決定,引來了資方的不滿。

憑借良好的圈內口碑,和對項目賽道的判斷,投資方在李偉創業初期,就給予了他近500萬的種子輪支持,這部分投資主要是用來搭建團隊和鋪設市場之用。

“怎么突然把廣告渠道全線撤除了?”“在團隊不穩定情況下,貿然辭人,這樣做是有風險的。”“做事情都有一個過程,怎么這么沉不住氣?”剛回到家就接到投資人的電話,這通10多分鐘的電話,投資人的連續追問李偉他忐忑不安。

“創業團隊本來就是哪里需要補哪里,開除一個沒有這種認知、不配和工作的人有錯么?”掛完電話后,他第一次懷疑了自己的決定,在微信上詢問一個朋友。“初創期團隊穩定最為重要,除非能迅速找到替補成員。”看到朋友回信,已經是第二天。

他無法預料,等待他的是更大的挑戰。

李偉的聯合創始人之一(何維)動搖了。“到現在半年多了,我每個月就領5000多元的工資,自己還要貼錢進去,現在我們的市場還沒做出來,投資人的錢也一直在燒,要不我兼職在團隊里做吧,如果有需要我可以來幫忙。”那晚他們兩個酩酊大醉,李偉不想并害怕給出他明確的回復。

聯合創始人最后還是選擇退出,只剩下他孤軍奮戰。他們協商好:為穩定團隊士氣,何維每周爭取來一次公司,對內對外還是以聯合創始人身份自居。

盡管這樣,但聯合創始人“每周來一次公司”這個決定還是在團隊間傳的沸沸揚揚。

因為團隊人員不夠,李偉經常在公司加班到深夜,有時索性就在辦工室睡覺。

晚上11點多,宏源大廈的其他辦公室燈光基本滅掉,公司的其中一個設計走后,李偉不得不自己補缺,處理完白天事務后,晚上伏案做設計。設計對于美術專業的李偉盡管不難,但占據了大量時間。他不做這種基礎的活也已經好多年,但為了這個項目,他只能親自出手。

在他辦公桌上,除了一些文件、書籍外,還放著一盒咖啡,還有幾盒尚未拆封的煙。

“每天能睡5個小時,就覺得是一種奢望。”自從創業以來,李偉的睡眠嚴重不足,有時是為了一個好的想法兒激動得睡不著,有時也因煩心事帶來的壓力而輾轉難眠。

最近,他一直在看《胸懷是被委屈撐大的》這本書,盡管知道這種文章事實上并沒有什么營養,但他依然習慣在夜深時翻開看一下,緩解那種無法言說的孤獨。

“創業是一場修行,你得永遠在逆境中保持樂觀,充滿雞血。”這是他很喜歡的一句話。

拉鋸戰

這是一場拉鋸戰,身心俱備。

在不間斷工作一個多月后,李偉病倒下了,被辭退的設計師崗位先后面試了幾個人,依舊還沒能找到合適人選。盡管現在有些員工表現差強人意,但為了業務正常運轉,他只能忍痛留住。

團隊的搭建確實讓他心煩,但有時他也會用“國民偶像”雷軍早期的遭遇來自我安慰:雷軍當初恨不得花150%的精力去找人,曾經一周內5天,每天超過10個小時用在去說服一個跨國公司高管加入小米,最后對方還是選擇放棄。

“我們后臺數據,一個崗位被Touch了700次,線上投遞簡歷150人,最后去面試的只有20人,面試結束后,該創業公司發出去一個offer,較為有趣的是,拿到offer的人直接拒絕了。”某定位于高端程序員求職網站的創始人何斌無奈自嘲:當時和這個企業簽訂了三個月的協助招人協議,看到這個嚴峻形勢后,一個月后雙方協議終止。

缺人這件事,是所有初創型企業的痛,李偉是其中之一。

為了填補崗位空缺,在他手機里下載了6個招聘類APP,每一個都是會員,每天在線時間累計超過3個小時。“零碎時間基本都在邀約面試,有時在夢中都是。”

隨著市場被拓寬,現有團隊已經無法無法滿足客戶需求,公司設計師設計出來的圖紙能讓他滿意的寥寥可數。很多時候,他成了設計主力,其他員工做輔助。剛從醫院出來的第二天他就開始在辦公室熬夜。

“也不想試事事親為,但創業團隊就是這樣,我都是被逼的。”

初創期公司,找一個合適的人,往往得花上3個月左右,但市場不可能給他們3個月的反應時間。

創始人必須是團隊最后的王牌,哪里有問題就得補哪里,而這張王牌在團隊缺人的情況下,容易深陷在瑣事當中,無法抽身。隨著市場的開拓、訂單的增加,這種急迫感讓李偉無暇顧及外圍資源。

“出去跟朋友見面,我可能會談下一筆業務,一次合作,但我現在每天就深陷在不停地涂涂畫畫中,把時間耗在基礎工作之上,但這個是我們產品的核心競爭力所在,必需有質量保證,為此我又不得不做。”

像他一樣的創業者不是少數,很多有夢想的人都在前赴后繼地走向創業路上。據公開資料顯示,2016年以來,盡管中國創業企業數量增幅有放緩趨勢,但在2016年第一季度,中國每天新成立的創業公司仍達到1.54家。

而與這盛況相違背的是,資本寒冬來臨。融資放緩、估值跳水、裁員收縮、資本出海、VC改行……步入2016年,資本寒冬言論不絕于耳,創業者融資難成為創投圈常態,這一經濟背景讓初創型企業創始人備受煎熬。

資本寒冬下,有大量創業型公司倒下,人才回流,求職市場異常火爆。

從2015年開始,致力于企業服務的創業項目得到資方的認可,而招聘產品這塊尤甚。“就目前情況而言,想要打破現在招聘市場格局,很難,除非有一種新技術能改變目前的招聘場景。”

投資過魔方招聘的“1898創投基金”投資經理張騰告訴獵云網,初創型團隊,創始人事事親為絕對弊大于利,資方做投資盡調時肯定會考慮團隊成員的構成,創始人的精力一定要放在搭建外圍資源與資本對接。

同時,他不建議初創型團隊創始人通過招聘網站這種渠道去找核心成員,時間成本、金錢成本都是不少的壓力,作為創始人就得靠自身的背書,通過情懷去感化核心成員,這樣的團隊凝聚力也高。

招人,辭人;面試,繼續面試;白天應酬拉資源,晚上涂涂畫畫做設計;這樣的節奏像是一場爭執不下的拉鋸戰,正是這樣的拉鋸戰讓創業這場馬拉松充滿驚險,讓李偉身心俱疲。

不過相較于其他草根創業者來說,他是幸運的,畢竟在創業之初就能夠得到資方的認可,但經過近半年的拉鋸戰后,下輪融資時資方的天平會傾向何方,他不得而知。

“這才是最讓我恐懼的地方。”

來源:獵云網